8文庫 > 玄幻小說 > 武斷八荒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惡貫滿盈
    修羅城東邊的陰暗角落里,此時正站著五道身影。

    在聽到佛問口中說出的那個名字之后,鷹鉤鼻三人的臉上卻是忍不住露出了無比激動的神色。

    “哈哈哈,仇年這個家伙總算是死了嗎,果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啊”鷹鉤鼻冷笑了一聲。

    “只是沒能親手殺了他,有些可惜了。”壯漢忍不住搖頭道。

    “我才不介意他是不是死在我的手上,只要他死了就好。”侏儒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眼中閃過一抹陰冷的神色。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會這么痛恨仇年帝尊”云凡看著面前的三人,心中卻是有些不好的預感。

    “我們是什么人嘿嘿,這里是修羅鬼剎之所,你說我們是什么人”鷹鉤鼻環抱著雙臂,神色玩味地看著云凡和佛問。

    云凡這才意識到,如果他們的神識已經在這里待了許久的歲月的話,那么他們外面的肉身如果沒有特殊的防范,恐怕早就已經化成塵土了。

    而如今他們的靈識可以說是唯一的載體了。

    “終于想明白了嗎,數萬年過去了,我們在外面的肉身早已消亡,現在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孤魂野鬼。”侏儒神色淡漠地看著云凡。

    “那么這座城”佛問也是反應了過來,下意識地看向不遠處那燈火通明,人聲喧鬧的街市,臉上不由露出震撼的神色。

    “沒錯,這座修羅城之中,沒有一個生人,全部都是墮入地獄的亡靈。”侏儒眼神幽幽地看著不遠處的街市輕聲說道。

    “為什么你們會在這里,數萬年前,根本沒有天武一說,你們為何會被仇年帝尊用魔幻絕音笛將靈識帶入了這個地方”

    云凡慢慢靠近佛問,神色警惕地看著他們三人。

    “為什么我也想知道為什么,不就是多殺了些人,可仇年那個家伙殺的人難道會比我少嗎”

    侏儒像是沒看見云凡的動作一般,只是臉上流露出一抹痛恨的神色。

    “仇年那個假仁假義的家伙,自詡是除魔衛道的修士,所以就將我們這些所謂的邪魔外道流放到了這個鬼地方”

    鷹鉤鼻咬著牙說道,臉上帶著無比怨毒的神色。

    “恐怕你們確實是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吧”云凡自然不會被他們的一面之詞騙過去。

    他畢竟曾經見過仇年大帝的過去,像他那種一身正氣的人,怎么可能會濫殺無辜,自然也不可能冤枉他人。

    “我只不過屠戮了我自己的宗門而已,關他屁事,要他多管閑事”鷹鉤鼻神色變得有些猙獰了下來。

    “我也只不過是屠了一個小村落而已,區區數百人,至于要他動用魔幻絕音笛將我的靈識拘禁到這鬼地方來嗎”魁梧壯漢沉聲說道。

    果然都是些惡貫滿盈的家伙

    云凡的心中不由一凜,眼神卻是下意識地看向了壯漢和鷹鉤鼻中間的那個侏儒,直覺告訴他,這個家伙所做的事,想必要更狠。

    “我殺的人倒是沒有他們兩個多,也就只是我全家而已。”侏儒似是注意到了云凡的眼神,冷笑了一聲。

    云凡神情不由一怔,差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不用懷疑,你并沒有聽錯,我說的就是我的全家。”侏儒神情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佛問臉上露出悲憫的神情,雙手合十,忍不禁輕誦了一聲佛號。

    “小和尚,你們出家人不都說慈悲為懷嗎,你說像我們這種十惡不赦的人,是不是應該下十八層地獄呢”侏儒看著佛問笑著問道。

    “阿彌陀佛,施主,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如果施主真的誠心悔過,小僧愿意幫助施主度化魔障。”佛問真誠地看著侏儒。

    “悔過”侏儒等人像是聽到了一個極好笑的笑話一般,笑得幾乎直不起腰來,笑得連眼淚都是流了出來。

    “我們有什么錯,為什么要悔過”侏儒惡狠狠地瞪著佛問。

    “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本來就是仇年那個家伙多管閑事,這世間不平事多了,難不成他還想一件一件地都管過來不成”

    “就算我們惡貫滿盈,他若殺了我們也就罷了,為什么非要把我們囚禁在這個鬼地方,一待就是數萬年”鷹鉤鼻眉眼含煞地說道。

    “就是因為你們所造下的殺孽太重,所以仇年帝尊才將你們囚禁在這里思過。”云凡已然猜到了仇年帝尊的用意。

    “別跟他們廢話了,直接綁了吧,這兩小子估計能換不少的東西。”壯漢沉聲說道。

    “沒錯,免得夜長夢多,要是讓洛天那個家伙知道了,恐怕就麻煩了。”鷹鉤鼻也是看著侏儒說道。

    侏儒瞇著眼睛,卻是沒有說話,似乎是在思慮著什么。

    “既然仇年早就已經死了,那么為什么這么長時間過去之后,你們會突然被魔幻絕音笛帶入這里”侏儒突然出聲問道。

    佛問剛想回答,卻是被一旁的云凡直接捂住了嘴巴,后者死死地盯著那個侏儒,直覺告訴他,有些不對勁。

    “也就是說,仇年死后,這魔幻絕音笛想必就遺失了,然后兜兜轉轉被某人尋到,方才將你們的靈識帶入了這里。”

    侏儒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仔細地分析道。

    “不對啊,就算仇年死了,這魔幻絕音笛不也會傳給他的弟子嗎”壯漢下意識地說道。

    “蠢貨,如果這魔幻絕音笛真的被仇年傳給了自己的弟子,那為什么我們直到現在才見到這兩張生面孔”

    “而合理的解釋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這魔幻絕音笛遺失了,又或者,仇年所創立的宗門被毀了,已經沒有想要拜入他門下的弟子了。”

    侏儒抬起頭瞪了壯漢一眼,左手緊緊地捻著自己的小胡須,眉頭緊皺地自語道。

    聽到這里,云凡不禁感嘆了一聲,不得不說,濃縮的果然就是精華,別看這家伙長得矮,腦子卻是靈光的很。

    若不是云凡知道真實的情況,恐怕也沒有他推測地這般準確。

    “也就是說這兩個家伙可不是想要拜入仇年門下的弟子。”侏儒看著云凡兩人的眼神竟是慢慢地變得灼熱起來。

    看著那侏儒火熱的眼神,云凡心里不由咯噔一聲,情況好像已經開始變得不妙起來。

    。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