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修仙歸來之都市至尊 > 第四百二十四章 詭異的線索
    “地獄鎮還有西峰市的人?”段晶晶吃了一驚“而且也是世家子弟?”

    “巔峰酒吧就是他的產業。”林燦點點頭“他是西峰市蘇家的大少爺蘇明齊,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

    “蘇明齊?”段晶晶想了想“我知道這個人,之前應該有過幾次在公開場合見面的機會,不過我們互相之間并沒有交集、所以印象不深。他怎么會跑到地獄鎮去,莫非……”

    她是本地土著,自然知道蘇家的奇葩規則“不過很奇怪。天下之大、哪里沒有他的容身之處,為什么要跑到一個盜匪橫行的化外之地?”

    “或許他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吧~”林燦心中一動,忽然有了一種古怪的聯想“難道他躲到那里,也是為了避禍?”

    這些猜想在腦海中一閃而過,林燦并沒有跟段晶晶細說。但是他已經做出決定,一定要找機會和蘇明齊見個面,探探他的根底到底是怎樣的。

    “你在想什么,一副狡猾的樣子?”段晶晶看林燦眼珠亂轉的樣子,哪里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詭計“莫非聯想到什么線索?”

    “并沒有。”林燦笑道“只是覺得蘇明齊躲到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或許也有他的苦衷。這些都無關緊要,我的同事調查后發現,蔡軒在地獄鎮多次去買關于蘇明齊的情報,似乎想要對他下手。”

    “也就是說,這真的是個巨大的陰謀!”段晶晶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春節之前,在西峰市的世家之中接連發生了幾件事情,受害的都是世家中二代嫡傳子弟。現在身處局中的有心人、大都有了不好的聯想,但是并沒有什么有力的證據來指向某個具體的目標。”

    “我過來就是來做這件事的。”林燦點頭安慰說道“即使有什么陰謀,我也會及時把它掐斷、保護大家的安全。”

    “辛苦你了。”段晶晶深深看著林燦“地獄鎮的事,我還沒有正式向你道謝。”

    “客氣什么呢!”林燦擺手一笑“都是江湖兒女,遇上事情難道就不要伸把手?再說我也弄壞了你的金幣……”

    兩人同時想起地獄鎮中發生的一切,相視一笑、頗有心心相印的溫馨感覺。

    片刻之后,林燦遲疑說道“雖然有些事現在討論會掀起你的瘡疤,但是為了其他人不受荼毒,我還是要跟你細細聊聊。”

    “你說吧。”段晶晶艱難一笑“事情都過去了。逝者已矣,生者還要堅強的活下去。”

    “首先是段強被蔡軒殺害這件事。”林燦沉靜說道“外界掌握的資料都流于表面,我希望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希望可以找到有用的線索。”

    段晶晶臉色發白,沉默許久才慢慢說道“段強之前和蔡軒是不錯的朋友,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嗯。”林燦點點頭“兩人為什么會突然交惡?是段強發現了蔡軒的什么機密,還是兩人在交往中發生了什么齷蹉?”

    “段強和蔡軒之間的事情,他并沒有跟家人說起太多。”段晶晶細細思索,許久才低聲說道“但是我們兩個感情很好,他有些事也不瞞我。雖然他沒有直接跟我說,但是我知道這件事,肯定跟女人有關。”

    “女人?”林燦精神一振“我就知道任何沖突中都少不了女人!”

    段晶晶不滿看著他。林燦摸摸鼻子“內個……你就當我是瞎說,我一向口無遮攔的。”

    他輕輕在自己嘴巴上打了一下“你說說為什么會和一個女人有關?”

    “段強和蔡軒關系不錯那段時間,似乎有點心思不穩,偶爾傻笑、還會呆呆的想著什么事情,一想就是半天。”段晶晶回憶著“我問過他,但是他不跟我說。”

    “典型的少男遇上喜歡的女人才會出現的現象。”林燦點頭“那后來呢?”

    “就在段強遇害的前幾天,他的情緒似乎一下子變得很不穩定,似乎遇上了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段晶晶繼續說道“有兩次我聽到他在自己的房里砸東西,似乎已經憤怒到極點!”

    “仙人跳?”林燦看著段晶晶“或者還有其他的背景,他和蔡軒兩個喜歡上同一個女人?”

    “內幕并不清楚。”段晶晶黯然搖頭“直到有一天深夜,有人闖進我們家報信,說是段強和蔡軒起了激烈的沖突,蔡軒失手殺死了段強。等我們趕過去的時候,段強已經殞命,蔡軒也逃得不知去向!”

    “段強的功夫怎樣?”林燦問道“我知道蔡軒的水準很稀松,你輕易就割下了他的腦袋。”

    “段強的實力很不錯,勉強算個高手。”段晶晶嘆道“雖然他主要是修習我們家傳的金刀絕技、對小巧的功夫不太擅長,但是十個蔡軒綁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就是中了暗算。”林燦點點頭“英雄死于小人之手,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了這一點。當時在案發現場,有沒有女人出現過的痕跡?”

    “當時案發的現場,是個酒吧里的包間。”段晶晶仔細回憶,最后還是搖頭“我們都亂了方寸,并沒有注意到什么細節。”

    “這事官方出動了嗎?”林燦問道。

    “是。”段晶晶點頭“雖然我們古武門派喜歡自己料理一些事情,但是這件事太大了。而且我們到場的時候,已經有官方的人在現場勘查。”

    “回頭我通過其他途徑調閱案卷,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發現。”林燦點點頭“你還有什么別的線索嗎?”

    “在段強的遺物里,我發現了一點東西。”段晶晶站起身來走進里屋,拿了一個黑漆盒子出來,輕輕放在桌面上“也是這些東西,讓我確信整件事情里面,有一個女人存在。”

    林燦拿過盒子,輕輕打開盒蓋。在黑漆小盒子里面,放著一個樣式古典的小瓷瓶,還有一塊淡青色的絲帕。一股淡淡的香氣溢出,刺激到林燦敏感的嗅覺細胞。

    他默不作聲拿起那塊絲帕,細細檢查一遍,又拿到鼻子前面聞了聞。似乎沒有什么所得,他又拿起那個小瓷瓶仔細研究半晌,然后打開瓶蓋聞了一下。

    。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