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 第1591章 最聽師父話
    王文沒有刻意掛別人電話的習慣,尤其是關系好的朋友,特殊情況除外。

    但是,這次是張亮,最好的哥們,可以說是沒有之一,他要是在這種情況下故意不接的話,會于心不安,可是接的話,他又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猶豫的期間,手機鈴聲停了。

    王文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在糾結中沒有接張亮的電話。

    他想這樣也好,當時打給張亮的時候,張亮也沒接,現在張亮打過來了,他也沒接,扯平了!可是,還沒等王文緩過這個勁來,張亮又打過來了。

    很顯然,張亮把他的電話看得比較重。

    這讓王文再次犯難,不接吧,說不過去,接了吧,又不知道該怎么圓這個電話。

    思量再三,王文還是順手按了接聽鍵。

    他無法說服自己,違背自己的良心了,于是,接了電話他就把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

    “亮哥,我當時給你打電話,就一件事,蘇雅病了,在醫院躺著呢,蘇雅不讓我告訴任何人,我想了想,還是想告訴你一聲。”

    “什么?

    蘇雅在醫院?”

    張亮一聽就急了,迫切地問道:“在哪個醫院?”

    王文聽得出來,張亮對蘇雅的那種關心也是發自內心的,但是,他又得考慮蘇雅的立場,蘇雅都明確告訴他了,他非要告訴張亮的話,問題就要出在他身上了,他必須擔這個責任。

    “你先別急,聽我跟你說,蘇雅病了,不過沒什么大礙,在醫院待兩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你不用太擔心。”

    “你告訴我在哪個醫院!”

    “在哪個醫院你就別打聽了,她不想任何人去探望,我去還數落了我一頓呢,本來我不想告訴你,可想了想還是告訴你一聲,你也別擔心,沒事的。”

    張亮聽王文跟他打馬虎眼,登時就急了,扯著嗓門質問道:“我問你在哪個醫院?”

    “蘇雅不讓我說。”

    張亮見王文還如此敷衍,惱羞成怒,暴跳如雷,在電話里罵道:“靠,你小子到底站在哪邊?

    都這時候了,還跟我說這種話,信不信見了面我揍你!”

    對于張亮的本事,王文是再清楚不過的了,真要是動起手來,他壓根就不是對手。

    以前比試的時候,也都是投機取巧,較真的話,他還真只有挨揍的份兒,這點毋庸置疑。

    “亮哥,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啊,蘇雅不讓我說,你非要我說,我到底該聽誰的?”

    “廢話,你叫我哥,那肯定要聽哥我的,說,在哪個醫院,我現在就過去!”

    “你公務繁忙,我看還是算了吧,有薇薇陪著呢,你放心好了。”

    張亮委實聽不得王文這么婆婆媽媽的,一直繞來繞去,就是繞不到他所關注的重點上,氣得想爆粗口。

    “王文,我再問你一遍,到底在哪個醫院?”

    王文聽張亮的口氣很強硬,只好松口了,他聽得出來,張亮的那種焦急和不安。

    “朝陽醫院,你非讓我說出來,蘇雅到時肯定指責我,你也真夠死腦筋的,不會自己問蘇雅啊,這樣好了,老子把自己給出賣了!”

    張亮沒接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王文無奈地搖了搖頭,忽然覺得自己特傻缺,暗想,我特么辦的這叫什么事啊,真是沒事找事,但愿蘇雅不會計較,回頭見面的時候,再負荊請罪好了。

    盡管王文有些無奈,但是他也不后悔自己的決定,他是耐不住性子的一個人,加上又實在,著實不想欺騙和隱瞞,尤其對方還是張亮,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的哥們,要是一直瞞著的話,他或許還真的做不到。

    重新調整了下情緒,王文驅車回了公司。

    一方面,他要收拾下自己的辦公室,給梁一潔騰個地兒,另一方面,他想再繼續和渠道那邊溝通合作,他需要盡可能地多聯系幾個渠道,然后取得更多的反饋,待師父來了,他也可以當面和師父匯報一下,這樣方便讓師父更快地融入到工作當中來。

    第二天,王文起了個大早,天還灰蒙蒙的,他就從家中出發了。

    今天,梁一潔要來公司入職,他需要早點去公司,親自迎接他的這位美女師父。

    可是,考慮到蘇雅還在醫院,他必須去一趟朝陽醫院,哪怕和蘇雅打個照面呢。

    他算好了時間,應該夠用。

    再說了,梁一潔是他師父,又不是外人,就算來公司入職,也不用太早,他當時就在電話里說了,什么時候起來,什么時候來公司就行。

    到醫院的時候,王文發現蘇雅還沒醒,正在休息,他在外面買了點早餐,想放下走人,剛走到床頭,還沒來得及放,蘇雅就聽到了動靜。

    蘇雅睜開惺忪的眼,看到王文,便坐了起來,捋了捋散亂的頭發,眼睛還有些惺忪。

    在這之前,她沒有接到王文的電話,也不知道王文會來,直到聽見聲音,看到王文來了,她才下意識地起來了。

    “你咋來了?”

    王文把早餐放在床頭的椅子上,沖蘇雅一笑。

    “路過,過來看看你,給你買了點早餐,看你沒醒,剛要走,你就醒了。”

    蘇雅看著王文,她知道王文是故意來看她的,什么路過,她又不是不知道王文的住處,王文從住的地方去公司,壓根就不會路過朝陽醫院這邊,相隔遠著呢,王文應該是刻意繞路過來的,想到這里,她心里泛起一股暖意。

    “謝謝啊,領導。”

    “謝什么啊,你跟我客氣,我就不習慣。”

    蘇雅蠕動了下嘴角,一絲微笑過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昨晚……”王文知道蘇雅想說什么,可是,他并沒有順著蘇雅的思維說,而是轉移了話題。

    “昨晚張亮給我發信息了,說想在醫院陪你,被你趕走了。”

    “你不說我還忘了,是你私下里告訴他的對吧,我都跟你說了,不要告訴別人,你怎么就不聽我的呢?”

    “張亮又不是外人,這事我瞞著也不合適,我說不讓他來了,可他不聽我的,話說,你怎么把他趕走的?”

    “罵走的,我說我沒事,他非要留下來陪我,你看這病房也沒地方啊,而且人家醫院有規定,不讓留人,他還跟人家護士大吵了一頓,沒辦法,我只好把他給轟走了。”

    “好吧,這事怪我,回頭我請他喝酒賠罪。

    對了,你什么時候能出院?”

    “我昨天就想出,可你們一個個的都不讓我出,我問護士了,明天就可以出院,終于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悶死了。”

    王文點點頭,既然護士都說可以出院了,那就證明沒什么問題了,他也就放心了。

    “行,那明天我讓薇薇來接你,我要是有時間的話,我們一塊過來。”

    “不用,我自己出院就行,又不是三級殘廢。”

    “說什么呢,就這么定了,早餐趁熱吃,我先走了,有事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離開醫院,王文這才開車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他看了下時間,還不到九點。

    在寫字樓底商簡單吃了點東西,剛吃完,還沒上樓,他就接到了梁一潔的電話。

    他以為梁一潔不會早來,起碼也得快中午的時候,哪想到,這還沒到上班點,他這位師父就已經到了,著實讓他感到意外。

    當初跟著梁一潔混的時候,他了解他這位師父,早上從來沒按準點到過公司,哪次不是十點以后,可是今個兒,來他這邊入職,竟起了個大早,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匆忙地上了樓,王文還想在門口親自迎接梁一潔呢,孰料,此時,梁一潔已經坐在他辦公室了,這讓他覺得自己有些失禮。

    “哎呀,師父,你怎么來得這么早,我還以為你快中午的時候才能到呢,你說你來之前也不事先給我打個招呼,我也好親自下樓去接你啊。”

    梁一潔轉過臉來,看了下王文,笑著說道:“我早就給你打招呼了,是你壓根沒把我這個師父放在心上,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

    王文趕緊迎過去,滿懷歉意地說道:“怎么會,我最聽師父你的話了,今天特意來早來了,剛在樓下吃了點早餐,哪想到你就已經來了。

    話說,你吃飯沒有,我帶你去樓下吃飯?”

    “我早上吃過了。”

    “那我中午請你吃,現在我也幫你收拾一下,我們這邊條件簡陋,我在我辦公室給你騰了個地,以后咱們倆就在一個辦公室。”

    梁一潔轉了下靠椅,然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往外看了看,雖說辦公室面積不大,但是視野很好。

    “我覺得我在外面就行,你是老板,我就是一打工的,怎么能和你在一個辦公室呢。

    再說了,你一大老爺們,我是女的,我們倆在一個辦公室,合適嗎?

    你就不怕被人說閑話?”

    王文想過這個問題,可是梁一潔畢竟是他師父,他又怎么可能在外面隨便給師父安排個工位呢,那樣顯得多不尊重師父啊,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這樣的安排比較妥當,既給了梁一潔面兒,同事商量事情的時候也方便。

    “有什么不合適的,我還想讓你在我辦公室,我在外面辦公呢,你是我師父啊,我得尊師重道啊。”

    “少來這一套,帶我去外面看看。”

    梁一潔說完,轉身來到門口。

    結果兩人走出辦公室,就迎面碰上了踩著點剛剛趕到公司來的周建華,頓時為之一愣。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