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歷史小說 > 奇跡的召喚師 > 1972 「東·斯塔利恩」
    “啪嘰啪嘰啪嘰!”

    這是地面的龜裂聲。

    在兩把圣劍的全力解放直擊下,大地就像是遭遇到了十幾級的地震一樣,拼命的震顫,讓兩道光柱沖天而起的位置上,地面不斷的往下陷落,亦讓裂縫隨著陷落的大地不停的往四周蔓延。

    那場景,簡直就好像是整個大地都要碎裂了一般。

    那動靜,仿佛神代再次降臨,撼動整個天地一樣。

    一眾從者們便一一倒退著,避開擴展而來的沖擊風暴,更避開無數飛舞著的碎石瓦礫,以免遭到殃及。

    魔力的颶風就在肆意刮動,讓人覺得世界末日都要來臨了似的,異常可怕。

    在這樣的情況下,羅真手持卡文汀,從半空中降落下來。

    一眾從者們齊齊的聚集到其身周,一邊緊盯著前方,一邊又不由得將目光轉至羅真手中的卡文汀身上了。

    “這這不是高文卿的圣劍嗎?”

    瑪修驚訝著。

    “為什么卡文汀會出現在御主手中?”

    阿爾托莉雅〔alter〕也沒有想到這一點,臉上滿是驚訝和疑惑。

    可羅真卻沒有回答。

    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有人打斷了他。

    “嗶哩啪啦!”

    燒焦般的聲響就從貝德維爾的體內傳出,讓貝德維爾滿臉痛苦的往地面跪倒而去。

    “沒事吧?”

    羅真一把扶住了貝德維爾,看著滿臉痛苦的貝德維爾,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貝德維爾先生!?”

    瑪修立即一驚。

    “別再勉強自己了。”

    阿爾托莉雅〔alter〕的注意力亦是被貝德維爾給吸引走,令得她說出這樣的話。

    “我我沒事!”

    貝德維爾緊咬著牙關,無視身體以及靈魂的劇痛,勉強自己站直,雙腿卻一直在顫抖,連全身都在抽搐,唯獨銀之臂依舊閃爍著耀眼的光輝,逐漸的散發出一陣陣驚人的力量波動來。

    那波動,竟是絲毫不弱于羅真以及阿爾托莉雅〔alter〕手中的圣劍。

    不,應該說,那波動甚至于羅真和阿爾托莉雅〔alter〕手中的圣劍散發出來的氣息極其相似。

    靠著它,貝德維爾才能將神靈的權能都給斬開。

    可是,使用這般凌駕于自己的能力之上的力量,讓貝德維爾付出的代價亦是越來越大。

    現在,貝德維爾已經不僅僅是身體破破爛爛的,連靈魂都快支離破碎了。

    本來,這位騎士的狀況就很不妙了,再像這般火上澆油,簡直就是不要命了,難怪連阿爾托莉雅〔alter〕都忍不住出聲呵斥。

    可貝德維爾并不打算罷手。

    “這就是我的最后一戰,為了王而獻上的最后的忠誠。”

    貝德維爾飽含痛苦的聲音這般傳開。

    “還請各位不要再阻止。”

    聽到這樣的話,羅真和阿爾托莉雅〔alter〕當場沉默,唯有不知情況的瑪修還是一臉的茫然。

    見狀,羅真苦笑了一聲,如此開口。

    “先不管這個了,當心一點,這種程度還不至于解決掉女神倫戈米尼亞德。”

    聞言,眾人紛紛神色一凜,一一轉頭,重新看向前方。

    在那里,驚天動地的動靜緩緩平息,令得兩道沖天而起的光柱亦逐漸消散。

    沒過多久,一切的動靜都為之消失。

    瑪修、貝德維爾以及阿爾托莉雅〔alter〕三人沒有放松警惕,依舊架起著武器,直視著前方。

    羅真同樣將〈天眼〉展開,打算窺視四周,把一切動靜都給納入掌控,卻發現身處于這個空間里,不僅是物理法則遭到了扭曲,連魔力的波動都顯得極其紊亂,根本無法期待〈天眼〉的效果。

    能夠把〈天眼〉和〈心眼〉的大半效果都給封鎖,這個空間簡直比固有結界還出色。

    當然,阿爾托莉雅可不知道這種事情,她只是將盡頭之塔給喚出,讓世界盡頭降臨而已,完全沒想到能夠起到這樣的意外之喜。

    羅真便不再使用〈天眼〉和〈心眼〉了,改為使用〈靈視〉的能力,用〈靈視〉來捕捉阿爾托莉雅身上的神氣,以此判斷其位置及狀態。

    而這一看,羅真的面色立即微微一變。

    “散開!”

    沒有任何的前兆,羅真這樣子出聲。

    “!”

    瑪修、貝德維爾以及阿爾托莉雅〔alter〕三人當場渾身一震,沒有猶豫,和羅真一起,不假思索的直接散開。

    “嘭————!”

    也就在這一瞬間,羅真等人先前所在的位置上,地面直接炸開了。

    一道光就從地底下沖天而起,突破了地面,升上高空。

    “聿!”

    一聲馬嘶便從光中出現,響徹全場。

    “那是!?”

    眾人見到了光中的情景,一個個的頓時都變了臉色。

    只見,一匹頭戴鋼盔,身披鎧甲,無比神駿的白馬出現在了那兒。

    剛剛的馬嘶聲,便是從那匹白馬的口中傳出的。

    阿爾托莉雅就端坐在這匹白馬的背上,手持圣槍,冷冷的睥睨的下方。

    其身上,竟是毫發無損。

    “居然沒有受傷!?”

    瑪修不敢相信。

    “那匹馬,難道是”

    貝德維爾則是死死的盯著阿爾托莉雅胯下的白馬。

    阿爾托莉雅〔alter〕亦是如此,緊視著那匹馬,吐出了一個名字。

    “東·斯塔利恩。”

    ————「東·斯塔利恩」。

    這并不是什么有名的神獸、幻獸乃至是魔獸,甚至不是什么幻想種,而是一匹普通的坐騎。

    相傳,亞瑟王有兩匹愛馬,分別是一匹白馬和一匹黑馬。

    白馬名為————「東·斯塔利恩」。

    黑馬名為————「拉姆萊」。

    此時此刻里,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正是白馬————「東·斯塔利恩」。

    “能夠讓我召喚出坐騎,你們的確足以自豪了。”

    阿爾托莉雅冷冷的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轟!”

    一股驚人的神氣就從其身上暴漲,直沖天際。

    “什!?”

    “這!?”

    “不好!”

    瑪修、貝德維爾以及阿爾托莉雅〔alter〕三人面色陡變。

    顯然,三人都沒有想到,阿爾托莉雅居然還能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唯獨羅真,目光死死的盯在了阿爾托莉雅胯下的白馬身上。

    憑借著〈靈視〉的能力,羅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匹白馬的胸口內,有著三個黃金之甕在散發著光芒。

    “〈圣杯〉”

    沒錯。

    那是〈圣杯〉。

    三個〈圣杯〉齊齊的出現在了那匹白馬的身上。

    羅真幾乎是一下子明白了。

    “那個女神以〈圣杯〉作為核心,將曾經的愛馬給召喚了出來,并將〈圣杯〉植入了它的體內。”

    由此,東·斯塔利恩化身為連神獸都及不上的幻想種,當阿爾托莉雅騎乘在其身上時,將獲得三大〈圣杯〉的加持,令力量暴漲。

    也就是說,現在的阿爾托莉雅方才算是拿出了全力。

    “那么,我要上了,人類。”

    阿爾托莉雅面無表情的宣告。

    讓身下的白馬,雙眼閃過一道精光,一個縱身,俯沖而下。

    。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