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醫品至尊 > 1858 傷離別
    “你有意思嗎?何必這么麻煩,還要把趙家牽扯進來?”

    這兩天,丁寧除了回李家村一趟給酒醒的李牧原報一聲平安后,一直都陪著魅,看著魅樂此不疲的故布疑陣,牽著高捕頭的鼻子,一步步把殺人嫌犯的線索指向趙家,不由一臉無奈的問道。

    “趙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和吳家一樣,欺行霸市,魚肉百姓,我這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魅卻振振有詞的說道,仿佛她是行俠仗義的俠客似的。

    “呦,啥時候你這么有正義感了。”

    丁寧被她弄的啼笑皆非,滿臉揶揄的取笑道。

    “這不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嗎,你這個雞狗都這么有正義感,我能不配合你嘛。”

    這兩天,魅的性格在發生著某種潛移默化的轉變,不再那么清冷了,偶爾也會跟丁寧幽默一把。

    變的越來越開朗,讓他樂在其中,這就是談戀愛的感覺吧,還挺刺激的。

    “我聽出來了,你這是在罵我呢。”

    丁寧對魅是毫無原則的遷就和疼愛,只要她開心,想怎么樣都行,聞言也不惱,悄悄的牽住她的柔胰,卻跟沒事人似的看都沒看她一眼。

    “怎么會,從我懷上你那一刻起,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我怎么會舍得罵你呢,不過,你說我該稱呼你相公呢?還是稱呼你兒子?”

    魅似笑非笑的白了他一眼,卻沒有收回手,任由他牽著,似乎,對他一些親密的舉動并沒有多少抗拒,看來前世的記憶正在不斷復蘇,也讓她逐漸的開始接受丁寧。

    “相公,必須是相公。”

    丁寧的臉瞬間垮了下去,那不堪回首的黑歷史啊,這兩天魅可沒少拿這個來取笑他。

    “咯咯!想的美,乖兒子,快喊聲媽來聽聽。”

    看著丁寧那黑著臉的樣子,魅忍不住掩嘴嬌笑了起來,只是依然沒有掙開被牽著的那只手。

    “小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真是夫綱不振啊,欠調教。”

    丁寧的臉黑的跟碳似的,咬牙切齒的說道,只是眼底的柔情似水,哪里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雖然經常被魅擠兌的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但一想起她當初為了自己毫不猶豫的自爆,就讓他根本沒法生她的氣。

    人啊,總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魅自爆后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讓丁寧知道,不管當初是出于憐惜還是感激,亦或者是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情愫,讓他接受了魅,那他終其一生都不會去辜負她。

    更何況,本以為永遠的失去她了,可老天有眼,讓她重生,又再度和他相逢,這一世,他絕不會再松開魅的手,讓她受到哪怕一絲絲的傷害。

    “我雖然沒有恢復前世的全部記憶,但我有點相信你所說的話了,或許,你真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否則,以你的性格又怎么會這么遷就我。”

    魅反手握緊了丁寧的手,目光幽幽的看著他說道。

    丁寧嘿嘿傻笑一聲,臉上露出滿足的感慨之色“我曾經對你承諾過,若有來生,一定會加倍的疼愛你,本以為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可老天有眼,讓我失而復得,讓我有了實現承諾的機會,我又豈能不珍惜?”

    “其實,我有想過,放下所有的仇恨跟你走,可是,媚娘的執念在影響著我,若是不能了結了她的心愿,我這輩子都不能心安。”

    魅幽幽的說道。

    “沒關系的,我可以等,更何況,我現在連怎么回去也不知道,想帶你走也走不了啊。”

    丁寧寵溺的看著她,目光中滿滿的全是深情,即便魅的所作所為在他看來有些過了,但只要她開心就好。

    不過他說的也不是假話,現在他對怎么離開這里回到地球,一點頭緒都沒有。

    “你還記得媚娘說過的那個玄靈道長嗎?”

    魅突然話題一轉問道。

    丁寧瞇起了眼睛點了點頭“就是牧原大叔嘴里的那個牛鼻子神棍?”

    “媚娘無知也就罷了,可我卻能感覺到那個玄靈道長絕不是一般人,或許,你離開這個世界的契機就著落在他的身上。”

    魅目光深邃的說道。

    丁寧卻敏感的察覺到她話中未盡之意,心里一緊,盯著她的眼睛緊張的問道“你不打算跟我走?”

    魅眸光閃爍著,躲避著他的視線,眸子看著遠方悠悠的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想跟你走的,可是,冥冥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我轉生在這世界并非偶然。”

    丁寧瞳孔驀然收縮,果然,這和他的猜測不謀而和,魅的轉生,和他的相遇,媚娘這個名字,包括這個世界和神州封建時期驚人的相似,似乎都有著刻意為之的痕跡,只是沒有證據證明,他從來沒有說出口罷了。

    可現在魅的話,卻證實了他的猜測不錯,這確實有人在背后操縱著一切,這個人是誰?又有著什么目的?

    “你不用費心猜它是誰,它應該就是這里的天道。”

    魅指了指天,語氣很自然的說道。

    “天……天道?這怎么可能?”

    丁寧駭然的睜大了眼睛,天道無情,是各種法則匯聚而成的秩序集合體,根本沒有人類的感情,又怎么可能會操縱一切?

    “這也是我的猜測,但我感覺應該是,別忘了,我曾經可是本源道強者,現在又融合了紫極焚天火的本源,對天地本源的感應極為敏感,我能感覺到,它在這里是無所不能的。”

    魅云淡風輕的說道。

    “既然無所不能,它為什么要留下你?這不是想要拆散我們嗎?”

    丁寧的目光冰冷了下來,他討厭這種命運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覺,好像自己就是他們手中的玩偶,只能任由他們隨意擺布。

    “不,這一次的分離,是為了下一次的相遇。”

    魅轉過身來認真的看著他,冰冷的眸子中多了一絲暖意,伸出雙手握住他的手,極其真摯而誠懇的道“相信我,它沒有惡意,也沒有強迫我,是我自己的決定。”

    “這是你的決定?”

    丁寧愕然的睜大了眼睛,他還以為那個未知的存在威脅魅留下,沒想到竟然是魅自己的決定。

    “嗯,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很大嗎?而且強者,遠遠要超出我們的想象,我想留在這里,整合所有的勢力,成為這個世界的王。”

    魅眸子發著光,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丁寧卻看懂了,那種光芒叫做野心,苦澀的一笑道“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媚娘,武媚娘,紫氣東來,貴不可言,你這是要當女皇帝的節奏啊。”

    “不可以嗎?”

    魅反問道。

    “可以,當然可以。”

    丁寧戀戀不舍的看了她一眼“只要你開心,哪怕想要與全世界為敵,我也永遠會站在你的身后支持你。”

    “你真好!”

    魅感性的說道,主動依偎在他懷里,閉起了眼睛,享受著這溫暖的懷抱。

    溫香滿懷,丁寧卻沒有任何的旖旎心思,靜靜的抱緊這個在他生命中出現的雖然短暫,但卻讓他刻骨銘心的女孩。

    正如他所說,即便他再不情愿,但只要是魅想要的,他都會不遺余力的去幫她實現自己的愿望和理想。

    “我陪你去找玄靈道長吧,我有感覺,他會幫你你離開這里。”

    魅依偎在他懷中,輕聲的說道。

    丁寧心中一驚,輕聲道“你想我現在就走?不用我幫你。”

    “我現在已經有了足夠的實力自保,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更何況,這是我的路,我想自己走下去。”

    魅語氣輕柔,但卻充滿著不容置疑的決心。

    丁寧心里五味雜陳,有種被人嫌棄了的感覺,正在患得患失之際,耳邊傳來魅聲如蚊吶般的羞澀聲音“怎么?怕我給你戴綠帽子啊?放心啦,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再見的,今晚,人家是你的。”

    丁寧心情波濤起伏,不是因為魅想要把她交給自己,而是那句要不了多久就會再見,讓他有種魅似乎并不只是想當女皇的感覺,而是有著其他目的。

    可他知道,既然魅不愿意說,那就算他說破天去她也絕不會吐露半個字。

    或許這就是人之初,性本賤,魅越是這樣半遮半掩,神神秘秘的,越是讓他欲罷不能,為她而沉迷。

    是夜,在澤陽縣一家最好的客棧里,魅兌現了她的諾言,讓丁寧得愿以償真正的擁有了她。

    可自己真的擁有她了嗎?

    瘋狂過后,丁寧斜靠在古香古色的床頭,抽著煙,在青煙繚繞中看著魅的俏臉上帶著滿足的紅暈正在昏昏欲睡,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這個謎一般的女人,讓他又愛又氣又憐又珍稀,說不上來是什么樣的復雜感覺。

    但毫無疑問,丁寧知道自己的心里,永遠都有著她的一席之地。

    不管她說的很快就會重逢是真是假,但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在他心里留下了最深的烙印,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走吧!”

    相聚的時光永遠是那么短暫,時間如同白駒過隙,眨眼睛天就亮了,魅慵懶的穿好衣服,看著他火熱的眼神,嬌羞的白了他一眼說道,臉色又恢復到了之前冰冷的模樣。

    丁寧看著她走路稍微有些異樣,心里有著某種變態的滿足感,不管怎么說,這個冰山般的女神,昨晚真真切切的屬于過他。

    既然留下是她的決定,也是她想要的生活,自己就應該豁達的無條件支持,何必庸人自擾呢。

    心態擺正的丁寧很快就拋開了心頭雜亂的思緒,隨著魅去了一座名為白云觀的道觀。

    也不知道魅從哪里得來的消息,說玄靈道長目前就在白云觀中。

    “要不咱們先回李家村跟牧原大叔道個別再來吧?”

    越是接近白云觀,丁寧心里的不舍就越濃,磨磨蹭蹭的找借口道。

    “沒必要,以后又不是見不著面了。”

    魅冷若冰霜的說道,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和昨晚那個抵死纏綿,熱情主動的女人判若兩人。

    “你總說能再見面,可這根本是兩個世界,哪有那么容易相見的,你就這么巴望著我立刻走是嗎?”

    丁寧心里有了不滿情緒,語氣中也隱隱的帶上了一絲火氣。

    。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