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歷史小說 > 輪回樂園 > 第十四章:散裝精銳
    喊殺聲沖天,這種冷兵器戰爭,士兵們混戰在一起之后,可謂慘烈至極。

    一名全身是血的己方士兵正大口喘氣,他單手握著從矮人士兵那搶的戰斧,戰斧已有點卷刃,他忘記自己砍殺了多少名敵人,五人?七人?已經記不清。

    戰爭領主作為四星級稱號,它的增益相當強悍,全真實屬性+5,士氣提升50點,這是對所有士兵的增益,士兵們是依靠力、敏、體屬性戰斗,三屬性相加15點的提升,其效果可想而知。

    轟的一聲,一顆火球在這士兵附近炸開,他的皮肉被燃盡,只剩一副骨骼,嘩啦一聲散落在地。

    “殺光這些矮啰!”

    一名瞎了只眼的己方士兵怒吼,他的話音剛落,后腦就嗡的一聲,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噗嗤、噗嗤。

    一把士兵握著重劍亂砍,三名矮人被砍殺,其中一名矮人最慘,只剩上半身卻還沒死,撲倒在地哀嚎不止。

    火焰灼燒尸體,血腥味與濃煙混合,產生一股既有些嗆鼻,又能激發腎上腺素的味道,這是戰場的味道。

    兩軍混戰在一起后,體現出這股矮人部隊的戰斗素養,矮人的大部隊正面迎擊己方士兵,左右兩翼包抄后,快速集結,矮人的羊騎兵組成一股股‘利劍’,從側翼向己方陣型內沖,意圖將己方陣型分割,逐漸蠶食。

    秘魯矮人騎的公羊,全身滿是鎧甲,比公野豬都強壯,那卷曲的羊角是天生的武器,撞在己方士兵身上非死即殘,這些羊有超凡生物的血統,不吃草,只吃肉,而且必須是生肉。

    這股矮人部隊的戰斗素養的確高,奈何,士兵的個體戰力差距,有時不是憑陣型能彌補,左右兩翼的矮人騎兵根本沖不進來,還被反沖鋒了。

    天空中悶雷作響,半小時后,瓢潑大雨落下,戰場上武器對撞,泥水四濺,如幕的雨簾下,能見度變的很低。

    己方軍隊的最后方,蘇曉并未加入戰場,他要的是一股能攻占要塞的士兵,而不是只戰勝眼前這一股矮人部隊,剛開戰他就發現,這些敗軍原本不是一個部隊的,而是零零散散的拼湊出。

    顯然,蘇曉除掉前任副統帥·阿瓦雷后,烏諾想到了這股敗軍,阿瓦雷的部隊雖然沒什么戰力,但也能組成戰陣,而且命令傳達快速,這股敗軍則不同,有些百衛長與十衛長間都不認識,形不成完整的編制,不開戰還看不出弊端,一旦開戰,弊端馬上出現。

    蘇曉不在意手下的士兵能不能形成戰陣一類,只要他手下的士兵超過五萬,哪怕沒有任何陣型,也不虛敵方的矮人精銳部隊,這就是戰爭領主稱號的強大之處。

    開戰三小時后,己方士兵與矮人士兵徹底混戰在一起,到了這時,敵方也沒戰陣了,那些正在廝殺的矮人,根本沒時間互相傳達命令,四處都是怒吼與慘叫聲,大雨傾盆。

    地上滿是泥巴腳印,淺紅的雨水將腳印填滿,雨勢減小,最終停下。

    當雨停時,能見度也恢復,矮人士兵們這時才恍然發現,原來他們身邊的戰友已經倒下這么多。

    一雙雙兇殘的眸子在盯著他們,大量的死傷,外加敵人的兇悍,讓矮人士兵們心中打鼓。

    “紅,紅須大人去哪了?”

    淺紅色水滴順著戰斧刃滴落,一名矮人士兵心中開始惶恐,看不到首領后,他不禁開始胡思亂想,他們的紅須大人是不是丟下他逃了。

    “紅須丟下我們逃了!”

    一名己方千衛長大吼一聲后,趴在尸堆旁裝尸體。

    “紅須逃了!”

    武器對斬與鎧甲碰撞聲中,這喊聲格外刺耳。

    恐懼的情緒開始在矮人士兵間蔓延,士兵們也是人,得不到指揮后,他們的第一想法就是要不要先逃出戰場,紅須逃了,是不是代表督戰隊也逃了?

    繼續亂戰半小時后,矮人士兵們潰散,開始向后方逃,己方士兵們趁機痛打落水狗。

    逃殺持續很久后,戰場才徹底平息,一縷縷黑煙沖天而起,放眼望去,戰場上滿是尸體與血水,有己方的,也有秘魯矮人的。

    一名臉上有三道血痕的士兵坐在一個小尸堆上,他撿起地上的一把戰錘,看著上面那斷了只角的羊頭圖樣,他咧嘴笑了。

    戰爭停止,首戰勝了,不是大勝,經副統帥·奧斯的統計,己方共陣亡9700人左右,殲敵16000人以上。

    要知道,這是在【戰爭領主】的加持下,如果不是敵軍潰逃,打到最后,將是極為慘烈的勝利,甚至可能會敗。

    首戰剛結束,士兵們還沒來得及清掃戰場,敵軍的增援就到了,是一股2萬人的矮人部隊。

    此刻己方士兵們剛大戰一場,只剩13000人左右,而且很多人都帶傷。

    在地動山搖的轟鳴聲中,敵方的矮人騎兵們沖在最前列,后方跟著一隊隊矮人士兵,以a字形戰陣沖來。

    雖說己方士兵們的狀態不好,可士氣已頂到90點以上,根本沒人退,士兵們擦了把臉上的血就迎上前,依然是平推流,也就是烏泱泱的沖上去。

    第二場戰斗只持續一小時就結束,敵軍簡直菜嗶,相比之前的斷角部隊,此時來援的矮人部隊,簡直事不堪一擊,雖然各類戰陣齊出,可在個體實力的壓制下,屁用沒有。

    只是一小時,敵軍就扔下5000多具尸體逃了,那逃跑的勢頭,宛如喪家之犬,而己方,陣亡300多人……

    戰場遠處,一大股矮人士兵正快步奔跑,他們之中有名矮人軍官,他此時的神情有些慌亂,擔憂敵軍追來,在他看來,這次是倒了血霉,遇到了沙焰的精銳部隊。

    實際上,蘇曉手下的其實是敗軍,經戰爭領主的加成,成為散裝精銳。

    ……

    戰場后方,己方士兵們在此過往,蘇曉坐在一個木箱上,得知戰報后,他很意外。

    “敵軍逃了?這么不禁打?”

    “是的,大人,向秘魯國那邊逃了,要不要追擊?”

    “不用,清掃戰場。”

    “大人,戰利品怎么分配?。”

    奧斯眼中有些期待。

    “財物撿到者得,武器、鎧甲統一收繳。”

    “是。”

    奧斯退下,沒一會,己方士兵們開始清掃戰場,布布汪與巴哈也忙的不亦樂乎,四處找寶箱。

    通過奧斯的敘述蘇曉得知,斷角部隊是秘魯王國的精銳之一,雖說算不上最精銳,但也有很大名氣,蘇曉之前還納悶,為何這股矮人部隊那么難對付。

    當晚六點,戰場清掃完成,繳獲了大量盾牌與武器,盾牌可以直接用,武器方面,戰斧、戰錘也能直接用,至于厚刃劍等,這就不行,己方士兵使用起來有些短。

    己方士兵的尸體統一掩埋,敵軍的尸體燒掉,俘虜殺無赦,蘇曉沒糧食養這些敵人,至于賣成奴隸,那太浪費時間。

    大片帳篷被支起,都是凱撒買來的新帳篷,10名士兵+1名十衛長一個營帳,這樣既能加快集結速度,也能讓每名十衛長更容易調動手下的士兵。

    蘇曉的營帳內,火光將帳內照的通亮,蘇曉坐在一個矮桌前,上面擺著晚餐,一旁的布布汪偶爾偷吃一塊超凡生物的獸肉。

    “凱撒,你把他帶來做什么?和俘虜一同宰了就可以。”

    蘇曉將一枚漿果拋起,他身旁的布布汪一仰頭接住。

    “白夜,這個不能宰。”

    凱撒說話間,扯下一名矮人的頭盔,這矮人正被五花大綁,兩名士兵壓著他左右肩膀,讓他只能跪在地上,一團黑乎乎的可疑物體塞在他口中,讓這矮人正一下下翻白眼,這玩意,好像是凱撒的襪子。

    “這矮人叫賴頓·紅須,是秘魯王·斯普林·鋼羊的表弟。”

    凱撒的話,讓賴頓·紅須的掙扎劇烈起來,口中發出嗚嗚聲,見此,凱撒扯下他口中的襪子。

    “嘔~”

    賴頓·紅須一聲干嘔,大口喘息著。

    “哈哈哈,你們抓錯人了,紅須大人早就逃了。”

    賴頓·紅須大笑一聲,他這是一心求死。

    見此,凱撒捏著鼻子,將手中的襪子湊向賴頓·紅須,準備再塞進對方口中,賴頓·紅須的臉色開始發青。

    “你到底是不是賴頓·紅須。”

    “不是!”

    “那好!”

    凱撒一抖襪子。

    “嘔~”

    布布汪一翻白眼,干嘔一聲,蘇曉緊鎖著眉頭,他準備讓凱撒趕緊那把東西弄出去,帳內已經有點辣眼睛了。

    “等,等等,我,我是。”

    賴頓·紅須干嘔一聲,垂下頭,他寧可死,也不愿意讓那恐怖的東西靠近自己。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