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都市小說 >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 第1690章 還算
    只可惜,魏明誠似乎太過于自信了,甚至于連自己在美人卓青微眼中是個什么樣的玩意都沒有弄清楚,就急于向卓青微獻起了殷勤。

    盡管他已經將自己外在的一切完美條件都全部展示了出來,只是卻沒有注意到美人卓青微眼神之中深深的怒火和嘲笑,若不是周楓有言在先,估計她一巴掌將這個惹人厭的魏明誠一巴掌拍下斷龍臺,扔進龍潭里喂兇獸了。

    看著魏明誠那如同小丑一般的表演,周楓始終都是一聲不吭。

    他到是想要看看這個,魏明誠最終能夠將他貶低到何種程度。

    周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臉上因為憋著笑而通紅的臉色微微的平復了一下,然后才開始說話了。

    “粱師兄,各個師兄都在尋找線索,我覺得這個魏師兄的鼻子比較靈,應該更能夠勝任,請把他牽走吧!”只不過,周楓說話的對象并不是正在滔滔不絕的向卓青激表現自己比周楓厲害的魏明誠,而是對站在旁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臉色也相當尷尬的梁偉如此說道,并且還是用那種非常非常客氣的語氣,就好像真的是在向粱偉提出一個非常合理的建議似的。

    “周師弟說的對,那邊正忙,正缺人手!”梁偉本來就異常尷尬,早就不想站在這里了,可是又擔心魏明誠一言不合出手傷人。

    以周楓此時的情況,隨意挨上一下都可能致命,他不得不留下來照看著。

    可是被魏明誠這么一搞,他恨不得馬上離開這里,心里正琢磨著該以一個什么樣的理由離開的時候,周楓突然對他說了這么一句,梁偉也沒有仔細聽,只是隱約的抓住了幾個詞語。

    比如,尋找線索、勝任、走這三個詞。

    這三個詞本來也沒有什么,只是梁偉這么簡單的一聯想,立即認為周楓說的這句話應該是看見他站在這里比較尷尬,正巧武道殿的同門正在神龍殿廢墟之中尋找線索,便打發他先過去幫忙,免得他在這里左右為難了。

    這樣一理解,也將這三個詞套進去了,同時也覺得周楓說的非常合理。

    這也沒有多想,他早就巴不得了,便立即表示了贊同。

    只不過,他這一贊同,一直關注著周楓這邊的卓青微突然噗嗤一聲笑出了聲兒,同時魏明誠那張原本喜笑顏開的臉,也因為周楓和梁偉的這段對話而僵在了臉上,明白了周楓這句話的意思之后,那臉上當真是一陣紅一陣白,難看的就像是死了爹似的。

    “周楓,你什么意思?”被周楓如此侮辱,本來脾氣就不是很好,對周楓又早已經是看得很不爽的魏明誠,哪里還顧得上他身上最后一層偽裝,立即陰著一張臉怒視著周楓,同時身上的先天罡氣也跟著躁動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跡象。

    武道殿的人都在神龍殿的廢墟中尋找著線索,但是因為此時斷龍臺上都是武道殿的人,也就沒有人擅自動用先天罡氣了,魏明誠這么一動,立即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了。

    “那小子不過來幫忙,想干什么?”

    “禁止同門斗毆,難道這小子想動手?”

    “居然欺負一個受傷之人,小人一個!”

    “你才知道他是小人啊,之前他可是親眼看見這小子跟卓師兄打報告的!”

    武道殿的這些高手們不少人都離得挺遠的,也不是很清楚周楓和魏明誠之間發生的事情,便立即開始議論紛紛,甚至個別知道些許內情的人,還將魏明誠之前的那種小人行徑說了出來,頓時不少人都對魏明誠很是不齒。

    “扯什么扯,繼續找!”只不過,卓青陽卻是喝了一聲,立即將這些議論的人都趕去繼續找線索去了。

    魏明誠這邊要對周楓動手,卓青陽是一點也不介意的,若不是門規不允許這么做,只怕他恨不得自己親自出手收拾周楓這個騙了自己妹妹的“小白臉”。

    現在由魏明誠出手,那是再好不過的了,這樣也能省了他的事兒,至于后面如何處理,那也簡單的很,周楓是魏明誠打傷,甚至于打死,責任人自然是魏明誠,他可以以首領的身份將魏明誠扣下來,帶回武道殿接受刑堂處罰,他最多也就是負一個監管不力之責,基本上斥責幾句就完事的那種,黑鍋都將有魏明誠這個傻蛋背了。

    對于魏明誠這樣一個小人,他卓青陽更加看不上眼,魏明誠的那點小心思,他也這么大年紀了,又怎么看不出來?只不過睜一眼閉一只眼罷了。

    這魏明誠真敢上的話,別說卓青微那一關過不掉,便是他們兄弟四個都有的是辦法收拾這家伙,雖然不至于弄死,可是脫層皮是少不了的,否則武道殿小霸王的卓不凡就要改名字了。

    被卓青陽這么一喊,武道殿的那些人哪個不是人精,立即明白卓青陽是不喜歡周楓的,索性也都開始保持了一個觀望的姿態了,靜靜的等候著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望著魏明誠這張滿面怒意的臉龐,周楓都懷疑這家伙是不是一直都在家族的溫室中長大的,驕縱的太過了一些,根本就沒有經歷過世事的波折,就連說話、做事也全憑自己的喜好而來,完全不把別人放在眼中。

    “如果是的話,那你真的太沒有家教了!難道你不知道在我和粱師兄說話的時候。你這樣打斷我們,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情嗎?”真要斗嘴的話,周楓未必就怕了誰去的,要知道他小時候被其他的孩子欺負,論打架那自然不是那些人的對手,可若是吵架的話,他還真沒怕過誰,誰讓他只能夠在口頭上占一占上風呢?

    魏明誠已經一掌提了起來,只要他順手這么一掌拍下。

    魏明誠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將這個臉色蒼白的廢物給拍死。

    可是望了望旁邊卓青微眼神之中透出的鄙視的神色,還有武道殿那森嚴的門規,他這一掌卻是怎么也拍不下來的。

    魏明誠本來已經積蓄起來的氣勢,眼看著就要到頂峰的時候,卻硬是因為周楓這句話,頓時有一種憤怒的想要殺人的感覺,可是這股氣勢卻瞬間傾瀉而出,消失的干干凈凈了。

    “敬人者人恒敬之,辱人者必為人所辱!”周楓自然不可能這么容易就放過魏明誠的,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例子實在是多不勝數,并且這個魏明誠明顯不是那種心胸開闊之輩。這次受了這樣的奇恥大辱,就算是現在不敢動手,可是以后絕對會想法設法陷害周楓的,這一點周楓絕對相信魏明誠干得出來。

    。
广两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